娱信通首页>>新闻>>杂谈时事>>>
谈从绿皮车到高铁的快速发展 中国人文明及素质有哪些变化?
日期:2016-08-24    编辑:通吃鱼    来源:未知

在在近30年的时光里,我每年都要乘火车出行多次。回首那并不遥远的过去,不得不说,铁路折射出我们这个国家的迅速发展和巨大变化。  

在我的童年时代,铁路是联系亲人们的纽带。思念总会化作一段火车旅途,绿皮车也便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绿皮车的车厢如同一个万花筒,折射出世间百态:光膀子的小伙子聚在一起,卖力地甩着扑克;男人们喝着啤酒,面红耳赤地高声说笑;在小站停靠的时候,有时会有农民拎着脏兮兮的蛇皮袋上车,四处收破烂;农村妇女一边唠嗑一边吃瓜子,瓜子皮掉得满地都是;时常有人掀开车窗,把鸡骨头、饮料瓶等垃圾随手往车外一丢。绿皮车的乘务员相当辛苦,每隔一阵就会从随处可见痰渍的车厢地面扫出一大堆垃圾。若是冬天乘车,车窗一般没法打开,烟味也就飘散不出去。车厢里二手烟和煤烟混杂在一起的味道,成为那个年代特有的记忆。  

待到我上了大学,铁路是联系学校和家乡的纽带。空调车普及之后,夏天乘火车不至于汗流浃背,比从前体面多了。但是铁路运力仍然严重不足,放假回家的时候,能够顺利买到车票就谢天谢地了。若是临时搭过路车,就只有买站票的份了。定员118人的一节车厢,常常实际装载180人以上,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得满满当当。可就是这样,还有许多小贩像滑溜溜的泥鳅一样,在人群中挤来挤去,兜售着杂志和粗劣的玩具。偶尔还会碰到在车厢里卖唱的,基本属于荒腔走板的水平。掏钱给他们的人,多数恐怕并非出于对“艺术”的欣赏,而是希望他们赶紧拿钱走人,还大家一点清净,否则想打个盹都费劲。  

光阴如梭,转眼我已工作多年,时常身着商务装、乘着高铁,穿梭在长三角的各个城市之间。高铁车厢窗明几净,地上没有一点垃圾,空气中没有一点烟味。乘务员彬彬有礼,让乘客都不好意思拒绝配合。车厢里听不到喧哗的声音,乘客们有的用笔记本电脑办公,有的用手机听音乐,有的认真读书,众人皆自得其乐。即使有人打电话或者商量事情,也会压低声音,为的是不吵到身边的人。从绿皮车到高铁,不经意之间,中国的国民素质经历了一场飞跃。其实,并不是高铁把人变得文明了,而是乘坐高铁的人本身变得文明了。  

绿皮车时代的铁路客运,角色与今天大不相同。那时公路交通尚不发达、机动车保有量很少。于是铁路客运事实上承担了大量中短途客运的职能,跨越路局辖区的长途列车仅占班次的少数。平均时速不到40公里的慢车,行使的就是现在中巴、大巴汽车的职能,这在铁路网密度很高的东北体现得尤其明显。慢车在路过的每个县城、甚至较大的乡镇都会停靠。绿皮车的乘客很大一部分是穿梭在城镇与乡村之间的农民。他们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年农民的素质,也体现了快速工业化进程之中,传统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文化冲突。  

顶一下
(262)
84.5%
踩一下
(48)
15.5%
  • 本类最新
  • 娱乐
  • 生活
  • 休闲
返回顶部